爱丽丝

沉迷宇智波美色无法自拔中(。
火影坑中
其他厨的有→阳炎Project、Vocaloid
本命CP→鸣佐
其他喜欢的CP→蠍迪、扉泉、柱斑、博莎、巳博、遥贵、KONOSHIN
只吃糖的腐女uwu

关于鹰小队你不知道的五十个秘密

好暖QQQQQQ超爱鹰小队(●′艸`)ヾ

💔

隐海飞鹰:

一、香磷水月重吾第一次为佐助做饭。香磷花了一周研究食谱。重吾大清早跑到深山老林里去找食材。水月专门弄出一个水球来保持河鲜的新鲜。然而做饭的时候,先是香磷首次杀鱼失败被溅了一脸的水,一气之下甩出一打苦无把鱼扎了一墙。接着水月尝试用斩首大刀来切菜被香磷揍了。然后两个人打起来重吾又狂暴化。于是厨房炸了。最后变成了佐助给他们仨做饭。虽然只有饭和番茄炒蛋。


 


二、一起吃饭的时候,三个人都想坐佐助旁边。最后变成了左香磷,右水月,重吾在对面。


 


三、走路的时候不一样,水月喜欢并排,余光一扫就是佐助,还不用看到香磷。香磷喜欢在佐助斜后方,可以光明正大地盯着他又不会看到水月。重吾在佐助身后,顾全大局,有什么危险可以随时护住他们。佐助倒无所谓他们走在哪,反正是在自己身边。


四、佐助很有方向感,但不记路,所以即便去同一个地方,每次走的路都不一样。相反,水月对方向的概念只有前后左右。香磷嘛,她眼里只有佐助没有方向。重吾倒是最靠谱的,动物说往哪走就往哪走,于是乎山明明可以绕过去却愣是用爬的,他们甚至还走过下水道。


 


五、四战后鹰小队心里都别扭,因为佐助和第七班在战场上简直跟连体婴儿一样。香磷几乎都要喊出“他们和我们掉水里你救谁”这样狗血的问题了。


 


六、后来佐助说一起去旅行的时候,水月香磷一脸嘚瑟地瞅着第七班三个人,就差没唱歌跳舞了。一副正室看前任的表情。


 


七、水月要是看到佐助和鸣人走在路上,一定会走上去来一句“佐助今晚早点回家吃饭啊”之类的家常话,某种层面地宣示主权。话外音当然是“我家的!你别打什么主意!”


 


八、泡温泉的时候香磷跑到了男汤这边打算偷窥佐助。结果因为眼镜起雾看不见路而摔了个狗啃屎。


九、除了重吾以外的三个人都觉得自己是队伍里最正常的一个。


十、可在外人看起来,重吾才是最正常的一个。


 


十一、鹰小队闲得慌也会去找任务做。领任务都是水月去的。因为只有他是上忍。佐助是下忍,香磷是平民,重吾嘛,还没拿到身份证。


 


十二、木叶找过鹰小队做中忍考试的考官。


 


十三、笔试完了以后佐助直接一指隔壁三人对考生说:“你们看谁不顺眼就去打谁,两个小时后还站着的就及格。


 


十四、超过七成的考生都看水月不顺眼。“长得欠揍”考生言。


 


十五、香磷每天骂水月百八十遍,但却听不惯别人骂。


十六、“我跟你了”其实只是水月随口说的。但却用其一生使这句话有了灵魂。


 


十七、水月香磷绝对是骗起人来不打草稿的。可他们一次都没有对佐助说过谎,善意的也没有。


 


十八、有一天狂暴化的重吾认出了佐助香磷水月三个并且停下了攻击。


十九、每年佐助父母哥哥祭日的时候,鹰小队全体都会一身素缟。


二十、年年清明都是最忙的,因为他们要去上四个地方扫墓。


二十一、父母坟前,佐助不知道该怎么介绍鹰小队。部下?同伴?朋友?好像都不是。最后随口来了一句“背景,我自带的。”


 


二十二、重吾其实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。但水月香磷仍旧不由分说地往他故乡土地上立了个牌子。


二十三、木叶把宇智波大宅所有权还给佐助之后,佐助觉得太空,于是捡回来了十几只猫。某天还捡回来一只在风雨中慰灵碑前睡着了的白毛不良上忍。水月对此表示“佐助你咋老往家里捡东西!”重吾则表示“水月你也是被佐助捡回来的。”哦对了,偶尔也会有些不捡自来的家伙,像大蛇丸啦,兜啦,鸣人啦之类的。


二十四、水月给家里的十几只猫都起了名字并妄图把他们训练成忍猫。


二十五、然而他几乎没有叫对过名字。猫也还是只会喵喵叫。


二十六、水月依旧锲而不舍。佐助看不下去直接去给他抓了两只忍猫玩。


二十七、佐助养猫养上瘾了。有次失踪了半个月。桌面上只有一句“找猫”。


二十八、于是半个月后水月进门看到佐助和二尾又旅(猫)互相蹭的时候,严重怀疑自己中幻术了。而后叹气,这两只大猫。等等,这俩好像都不是猫吧。


二十九、和木叶不同,鹰小队从来没想着为佐助去做什么事,他们只是单纯地去爱他。然后就自然而然做了很多事。


 


三十、他们都不想死在前面。


 


三十一、他们又都不想死在最后。


 


三十二、有一次任务委托人要求去的必须是美人,佐助发现三个家伙都看着自己。


 


三十三、最后任务去的是石头剪刀布输了的水月。


 


三十四、佐助觉得水月应该是队里最像女性的。


 


三十五、鹰小队最怕看到的就是佐助慢慢地将自己活成鼬的样子。温柔冷漠强大且彬彬有礼。那比他大开杀戒的样子可怕多了。


 


三十六、香磷在看到佐助一直在吃他不喜欢的甜品时心都快碎了。


 


三十七、佐助没有像他老师卡卡西一样,选择这种自虐的方式来祭奠挚爱。


 


三十八、水月很会讲荤段子。然而只有香磷听得懂。佐助和重吾生理和心理在某些方面都极为单纯。


 


三十九、所有知道佐助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怕佐助。鹰小队不怕他。他们只怕他的眼泪。只要一滴就可以淹没他们的世界。


 


四十、和鼬一战后,佐助有了淋雨的习惯。每一次鹰小队都跟着一起淋雨。


 


四十一、后来佐助把这个习惯戒了。因为每次淋完雨,不是水月感冒就是香磷发烧。


四十二、重吾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看见这个世界了。


四十三、香磷本以为自己的人生是被人支配的。


四十四、水月本以为自己不会再有梦了。


四十五、佐助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了。


四十六、他们都本以为再也不会有一个家。


 


四十七、佐助水月香磷重吾很享受在一起的时候。平静的也好,闹腾的也好。总归是幸福的。


 


四十八、相处的这些日子里,他们不知不觉间变成了更好的自己。


 


四十九、他们是彼此心的一部分。生命的一部分。密不可分。


 


五十、前四十九条在忍界早不是秘密。


 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1)
热度(230)
©爱丽丝 | Powered by LOFTER